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秦安論壇-秦安人的網上家園

主題: [轉貼] 秦安各大鄉鎮競爭力解構

  • 庭前花開
樓主回復
  • 閱讀:59479
  • 回復:0
  • 發表于:2012/5/23 11:16:11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秦安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秦安各大鄉鎮競爭力解構
 


   前言:


       秦安,古稱成紀。甘肅東南,天水之北。地處隴中黃土高原梁峁溝壑區,山多川少,冬無嚴寒,夏無酷暑。文化燦爛,歷史上多名人。古跡眾多,顯示了其綿亙的生命力。全縣十七個鄉鎮,依次在“四梁四河”間擺開。每個鄉鎮,特點不同,氣質相異,各自用自己最特殊的方式向地球問候。他們,是真正的秦安。

 

孤獨的灰王子——千戶

在秦安西部,有一個這樣的地方:它可能不算美麗,沒有熱帶雨林,沒有繁花星草;也可能不算富饒,氣候惡劣,土壤貧瘠。但這里有不為世人理解的態度,一種孤獨。無以言表的孤獨。

加西亞·馬爾克斯在《百年孤獨》里為世人打造了一個孤獨的王國,里面的主人公奧蕾莉亞諾·布恩迪亞上校就是一個孤獨的人,被戰爭摧毀,以戰爭為日常習慣,最終將余下的生命拋入孤獨的深淵。千戶,像極此般。

很多時候,千戶在整個秦安扮演著一種不問世事不與爭鋒的化外形象,你喜我照悲,你悲我自喜,任憑周邊兄弟鄉鎮為了經濟指標爭風吃醋,為了年度任務大傷腦筋,他,如同一位孤獨的灰王子——獨自在暗角擺弄著自己的縫紉機,修補著屬于自己的皮靴。

千戶之名來源于民間傳說。據說元朝有位“千戶”王某,因案獲罪,株連其子,其子世顯逃到此嶺匿居,改為王姓。后來案情重審,子襲父爵,仍領千戶,故人稱其為王千戶嶺,簡稱千戶。或許正是因為這樣一種久經世事的滄桑磨難和榮辱變更,使得當年遷移此處的族群都或多或少的承襲了一份淡定,忍得住寂寞的安靜,植于鄉里的樸實,臨變不驚的平穩,洗盡鉛華的普通。

形似魚脊的千戶梁,在全縣的地位自是不必說。作為秦安“四大梁”之一,它如同一條飄帶向西延伸,四梁之間形成三條深溝,溝坡紅色粘土裸露,黃土層覆蓋淺薄,形成了獨特的地貌景觀。可是就是這樣的生存環境,他的夏收作物總產值在全縣還是處于第四的位置。這是一種王子的氣質,只是外顯灰白而已。千戶就這樣用這種唯一又獨特的方式,向秦安問好,向世界問好。

這里也有文明,不乏久遠。曾出土的半山、馬廠類型文化文物多件,事實上說明,灰王子不想拿出手而已,畢竟王子,怎無大器?

很少有人讀得懂千戶,他的外出勞動力在全縣排名第二,家務勞動力也在全縣排名第二。就是這樣矛盾的方式,似乎在向世人表達著自己的隱忍與抗爭。

不能苛求他太多,他把最好的土地讓給了更需要養分的兄弟;也不能丟棄他,他是一個拽著母親衣角的王子,雖然沒有耀眼的皇冠,但流淌著的血液,既安詳,又澎湃。

 

凌霄散人,桀驁不羈——云山

云山位于縣城東南部。據鄉內殘存石碑《凌霄觀云山堡廟宇地畝雜物碑記》記載,清道光二十七年,在今云山堡內修建廟宇,建成后取名“凌霄觀”而堡未名,時有歲貢生張采命名云山堡,言山高為云所封之意,后以堡名鎮。云山鎮在清道光年間為云山集,后改為云山鎮,為秦安四大自然鎮之一。

明白了?

這就是云山會給人一種桀驁感覺的原因。因為云山盛年,乃是秦安縣“四大護法”之一。

不過這還不算什么資本,再來仰觀這樣一座山梁——山頭清冷孤高,常有云霧繚繞,遠眺如黑云成堆,近觀似鐵石入懷。綿延不絕,蒼龍入海之勢,鷂鷹撲食之態。云里霧中,霧起云生。

這是秦安“四大梁”之中最有個性的一座。

云山梁,又俗名黑古堆,是清水縣黑山頂梁的西延余脈,西向折北直至秦安縣城,在云山另分一支向南直至天水南河川,構成“丁”字形,云山恰在“丁”字橫豎交匯處,與天水、清水壤地相錯。這種先天性的硬件設計,也深入到云山的骨骼、毛發、血液之中。他是一位有點出脫世外的散人,手拿拂塵,口吐道法。

如果說千戶的孤獨是一種不為世人理解的安靜,那么云山的不羈則更多的是來自遠古深處遺傳的倔強。

由于有干旱、冰雹、霜凍等自然災害,云山的糧食生產、經濟作物種植,都不能在全縣范圍內贏得一席之地。但是云山的態度很堅決,“愛咋咋地吧”,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就是蓬蒿人!所以人家森林面積全縣倒數第一,果園面積倒數第一,水果產量倒數第一,也都沒什么在意不在意、傷身不傷身的情緒存在。拍一拍褲腿的塵土,還得往后活。——因為人家自然災害成災面積倒數第三,因災減產面積倒數第三,綜合節育率全縣最高。

有法術。

 

漢子——王鋪

我們來作這樣一幅畫:

驕陽高掛,田地龜裂。天空無云,南鳥北飛。草木稀疏,勢如大漠;

一位漢子,頭戴草帽。卷起褲管,背上麻袋。扛起鋤頭,深入土壤。

這幅畫里的主人公不知會是多少人的父親——高如山,堅若石,厚似土。

王鋪是一位漢子,從來都是,一直未變,也不會改變。

這個城池位于秦安西北,是秦安通往蘭州的必經之路。舊時多過客歇息,店鋪多處,故以鋪名。多少年來,他名姓延存,站在這個幾千年沉默幾千年是非的大山上呼喊著屬于自己的音符:厚重錯亂,粗獷沉郁。

典型的黃土梁峁溝壑地形,黃土梁八條,大小溝八十二條,其中南北并列的大梁三條:小神仙梁、二神仙梁、大神仙梁。三條大梁之間,夾有兩條深溝,耕地分布于溝坡梁峁之間。黃土層厚,土質松軟,民謠有“九溝十八岔,岔岔溝分家”的說法。

這就是“四大梁”里最壯碩的王鋪梁。

王鋪梁應該說是名氣最大的一道梁了,在秦安境內他被當做貧寒邊遠的代名詞。古時發配軍卒有寧古塔、伊利、嶺南之說,而王鋪似乎也成為了此般境地。“勞動改造哪里去,王鋪梁上最吃香”。王鋪能有多少話說,又怎么愿意去說:本是同根,相笑何急!

盡管自然災害頻多,氣候干旱,但是王鋪的森林總面積和農作物播種面積在全縣范圍內依舊名列前茅。人口密度最稀,自然村數最多,計生率最高,其特產胡麻、豌豆、莜麥的聲名遠播。或許是這樣,腳踏實地是一種修行,也是一種習慣,我不說我不應,我不矯情我不夸張,我不決絕我不冷漠,我不天高云淡我不羽化登仙。

我只需要守著秦安的一扇大門,看東來西往,迎南客北商。

 

山水寨子城,個個中山王——中山

一座山。

由縣城東蜿蜒向西直至五營境內,橫跨梁中段南北兩側,縣治記載:“九龍山九峰磅礴起伏,為本縣之主山”,“九龍挺秀”古為秦安八景之一。向西至四十墩灣梁,地勢最高,海拔一千九百八十二米。

一方水。

向東蘇家峽,建有蘇家峽水庫,全縣境內最有名的壩子。

山為中山梁,秦安“四大梁”之首,全縣最高海拔點即位于此處。其形是名副其實的神龍下凡,偉岸拔絕,英挺超倫。神不想語,仙不能觀,鬼不敢議,佛不便評!

水是蘇家壩,為秦安全縣所有鄉鎮內灌溉效益最大的水庫。且莫說水至清則無魚,就是此處水至清,端的也是魚翔蟹飛,燦若星斗!

中山原名大寨子,1925年改為中山鎮,以地處九龍山(現名中山梁)中斷而得名。中山南北兩面梁峁起伏,溝壑相間,地勢復雜,植被稀少,水土流失嚴重。中部兩面的簸箕坪,其形如箕,較為平坦,土質肥沃,氣候陰濕宜種小麥。境內有酸刺及喬灌木林塊,近年來松柏眾多,生長旺盛,蒼翠嫩綠,氣候比鄰近鄉鎮都要濕潤。

有兩項指標比較奇怪。在從事住宿與餐飲業的人員里,中山排名全縣第二;但在從事衛生體育的人員里,中山倒數第一;文教工作,也有待提升。調查這一問題的癥結顯得復雜,如果從族群心理上分析,或許可以這樣說明:慣常的梟氣與豪情使得中山走南闖北的人源源不斷,發現商機的眼光自然獨到。但也因為或缺儒家的務實與求深,較少有煌煌文化產生。

不過中山自家蘊育了一種在整個秦安響當當的氣質:中山王。

這有點玄道的成分在,可能是得天獨厚的山水,造就了中山或多或少的會用風水運和命理論來對待人生。什么事情都愿意聯系到自然萬物,以求達到一種自我為王的境界。

所以中山人人皆為王。

而這豈不是與中國古代帝王的黃老之術弦弦相通?

 

氣自華——魏店

在秦安有兩壇醋,一個叫隴城,一個名魏店。

確實,魏店香醋的名號在整個秦安可以說達到了婦孺皆知,有勁,夠味,足足迷死八仙桌上的碗碟盅筷。醋香,源于民慧,民慧來自先天的詩書禮儀習性和勤勞有為的入世態度。

魏店屬于溝壑梁峁地形,梁峁起伏,溝壑交錯。海拔在15601944之間,平均1750米上下。顯親河從西向東流經全境,形成一條狹長的河谷階地,這里土地肥沃、氣候溫和,適合農作物生長。整個魏店植被較差,水土流失嚴重,民謠有“雷聲動,溝壑長,山坡掛了椽,沖了山下田”。

由于生存的環境和溫床決然不搭邊,教會了魏店自小就把改變命運作為人生的最大價值所在。也正是因為如此,這里字里行間都充斥著濃重的知文善禮之氣。氣,五分靠修,五分憑傳。于是會發現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魏店的方言在秦安獨樹一幟,散發著濃濃的歷史人文情懷。比如,這里把“什么”不叫“什么”,叫“甚”;把褲帶叫“系腰”;把小孩子叫“蠻哥”(“蠻”古義有調皮、粗魯之意)。

這樣一種上下相傳、老幼相續的氣息綿延不絕,培養出魏店獨特的氣質——重文、修身、入世、好禮樂。

或許這也是魏店中學能在全縣教育格局中占有一定分量的原因。

魏店的先天條件不好,受自然災害的面積是全縣第一,但是其糧食總產量卻名列全縣第二,從事建筑業的人數也是第二,耕種山地的面積還是第二。這些第二多多少少的說明了魏店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姑娘正爛漫——興豐

興豐位于縣城東南部,原名曳灣,據傳清朝時因發生黃土滑坡,遂遷集鎮于新地,取意“興旺豐收”,命名興豐。

這個好聽的名字寄托了一方水土的百姓對于美好生活的希冀與渴望。

可能是受到新環境的鍛煉與影響,興豐舉手投足間都有一股新潮與活力。她像一個正值大好年華的姑娘,或在窗臺逗弄,或在庭院嬉戲,但終究是踏著碎步離開家園,去追求更刺激更美麗更新奇的東西。所以,你會發現,這里搞批發、零售貿易業和住宿、餐飲業的人數在全縣來說都在前頭;你也會發現外出求學、經商、從政的人,興豐絕多。

興豐是個四面高而中部低的地方,為梁峁圍成的谷地。耕地大部分布在平緩的梁頂和谷坡,形成錯落有致、鱗次櫛比的臺田。在全縣來說,她的農業規模算不上多大,但缺了,總感覺少點什么。如果一定要忽略她的存在,那她也會拿出像樣的絕技征服大家——此地的草墊、草帽,名動全縣。

興豐的燕家灣曾出土過齊家文化類型的文物多件,以此事實類推,正是由于極早的新石器文明在這里經年灌注,加之累年遷徙,演變了幾千年的心理漸漸成熟,并逐漸公諸于世,在這片古老的大地上以自己的歌聲與舞姿令各地的觀眾折服。事實上,確實如此。這里的人都擁有較開放的意識,敏感的審美知覺和獨特的文藝細胞。

所以,當姑娘把自己打扮的更加漂亮,把歌聲喊的更加響亮,把舞步跳的更加激烈,請別懷疑,也別責怪,她正當爛漫。

 

內向的外表,外向的內心——王尹

如果興豐是一位活潑好動的姑娘,那么王尹正好相反。他是興豐旁邊的鄰家男孩,剛開始會給人一種靦腆而又中規中矩的印象。

據傳,王尹在明代稱為胡寇家寨子,清朝雍正年間,王、尹兩姓人口繁衍,形成王家川、尹家川兩個大村,合稱王尹家。

于是,在秦安有這樣一個種族,兼具兩種性格,兼具兩種脾氣,兼具兩種處事方法。王家與尹家當時如果沒有人丁興旺,就談不上后來的王、尹合流,而這一合流帶給整個地區的震撼是巨大的。

中華文明走到東晉的時候,氣象迥然發生變化,由開漢四百年來打造的“天人合一”“君權神授”走入玄學。建安有七子,竹林有七賢。不同的是,前者提倡風骨,后者主張風流。風流一倡,如同旋風刮進每個士人的腦袋,引發了一場潮流的追逐。當時,最有名的莫過于王、謝兩大家族。王、謝兩大家族談玄論理攀風流,成為歷史上一道獨特的文化景觀。但是由于在政治立場、生活品性、道德追求上缺少太多的共同點,所以最終只能成為封建權力更替的標簽。而王尹卻不是這樣。如果從歷史的宏觀角度來看,王尹是另類的。

事實上,現如今的王、尹幾乎已經沒有差別,細微不同中也透著你我同族的感覺。

給人的印象乖巧,并不等于說他死板。也不知是王家的影響,還是尹家的培養,整體來講,王尹是喜歡并樂于逐風流的,只不過在他的眼里風流有了新的時代含義和命題。

由于氣候比較干燥,這里的農作業、養殖業在全縣范圍內,不算大家,但也不是小家。包括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的發展程度,都是中等。這就讓人容易產生視覺、聽覺、知覺疲勞,錯當王尹是個自閉兒,不吭聲不言語,不知道一天在想什么,但隔天你會看見自己的窗臺邊上放著這個男孩獨自制造的特殊產品:紅色磚瓦、青面花盆。要知道,這個產品,全縣沒有幾個能做得出。

既然能紅能青,你就該知道他的內心是不是洶涌了。

 

秦安骨盆——王窯

有必要明確一下骨盆是什么:

骨盆由左、右髖骨和骶骨、尾骨以及其間的骨頭連接構成,主要韌帶有骶骨、尾骨與坐骨結節間的骶結節韌帶和骶骨、尾骨與坐骨棘之間的骶棘韌帶。

有點迷糊不是?

那么再具體一點,骨盆里容納子宮、卵巢、輸卵管及附近的輸尿管、膀胱、尿道、直腸等器官。

這回應該明白了。

王窯位于縣城西部,從整個地圖來看,正好處在秦安的腹部以下,但又不是一般意義的身體表皮。他如同一個骨盆,管理著五谷輪回,經營著新陳代謝。骨盆如此重要,王窯何以當之?因為是這樣,不貢獻自己的力量自然是不能勝任這般名號,那么好,“秦安花椒”獲地理標志保護產品,我王窯出一半的力。

這里平均海拔一千六百五十米,杜家河從甘谷流入,自西向東橫穿全境,形成深切“V”形坳谷三條,東西向黃土梁四條,高廟梁蜿蜒向西,起伏跌宕,其形如龍,故靠近甘谷一段,有“盤龍山”之稱,為本地主梁。

天造地設好了,“V”形坳谷不做骨盆,實在浪費。

干旱是本地的主要災害,其次暴雨、冰雹、低溫、霜凍對農業收成影響甚大。糧種多雜。正統耕作業搞不成,就劍走偏鋒。藥材種植面積全縣第一,青飼料也是獨大,牲畜養殖量更是笑傲群雄,而其他的諸如第三產業、科教文衛事業都不拉全縣后腿。

作為省級植樹造林先進單位,他的栽植面積達到年均3000畝,使得其他兄弟不能望其項背。造好了林,才能讓大家更好地吃喝拉撒,不然不行,骨盆有問題,容易得各種婦科病。

王窯是一個愿意追求成績的人,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一切放到桌面上談,認真是一種高尚的品質。

王窯的山王家,6271年先后曾出土過廟底溝型尖底瓶,紅陶壺、彩陶壺,馬家窯型陶罐,齊家文化類型雙耳環,高家廟77年出土過齊家文化類型紅陶罐,漢代灰陶盆等。如果五營和隴城問起我們了,就自然大方的講出來。

 

左提“草編”印,右掄“花椒”旗——安伏

六月的天氣靜悄悄。

有一片騷動。

安伏不授“草編”印,全縣的草編不應該嘰嘰喳喳。

安伏不舉“花椒”旗,全縣的花椒還是靜觀其變為好。

此地大部分梁峁重疊,溝壑縱橫,海拔在13001800之間。葫蘆河流貫東部邊緣及東南部,形成一條峽谷,谷深而窄,兩岸懸崖峭壁,巖石裸露,出峽后為安伏河谷盆地,此河谷土壤肥沃、灌溉便利,為主要產糧區。直接導致,安伏從事農業的人口全縣第二。這些后稷的子民,克服夏季多雷雨,霜凍、冰雹多發的不利條件,將一塊塊荒地、廢地、爛地,改造成良田。他勤勞,他生生不息。在全縣各地的受災面積中,安伏排名第五,但是成災面積卻是最少的。或許正是因為汗水浸濕土地的緣故,安伏的西瓜在縣內素有盛名,似乎在告訴人,甜自辛勞。

安伏的草編出名,是真功力。顏色潔白,質地柔軟,造型美觀,馳名各地。秦安草編能夠成為一種傳統手工藝品,安伏功不可沒。至于花椒,就更沒有挑剔的地方,“安伏老大王窯老二”的格局輕易變不了。但是,有這兩樣必殺技就會洋洋自得、肆意妄為了嗎?安伏沒有這樣做。他搞粉條加工,搞豆腐坊,搞磚瓦窯,他并且挖掘遠古文明,廟底溝文化類型遺址楊家寺、朱家峽,馬家窯文化類型遺址劉家古堆。這便是安伏的考卷。

天賦是先天的,努力是后天的。你不快馬加鞭,你不全力奔跑,就會被人甩在腦后。你選擇了這樣一種奮斗的方式,就注定你的旅程精彩絕倫。

 

豪門長子,正統皇脈——五營

有誰在向外推介秦安時,第一個說到的會是大地灣之外的東西?!

有就說明這個人不是本地人。

聽口音也不太像。

1958年,甘肅省文管會在全省文物普查時,于五營邵店村發現大地灣遺址。1978年開始挖掘,88年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94年甘肅省委確定為“甘肅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大地灣遺址最早距今7800年,最晚距今4800年,整整3000年文化跌宕起伏。

這個大規模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創造的“六項中國之最”是史無前例的:

最早的旱作農作物標本;

最早的彩陶;

最早的文字雛形;

最早的宮殿式建筑;

最早的“混凝土”地面;

最早的繪畫;

最早的建筑防火技術。

五營在整個秦安的地位不高說的過去不?甘肅省在宣傳自己的文化底蘊和歷史悠久時,請出來打頭的只有兩個,一個是莫高窟,一個大地灣。

只有一個大地灣就算了?焦家溝、王家陽洼有廟底溝文化類型遺址,蔡河亂故堆宋家曾出土刻有“蜀”字的弩機,當系三國時期街亭之戰中遺物。

這里深的見不著影。

因為五營見慣了大世面,看了太多的繁華,所以在整個秦安乃至地區間,都表現出一種唯我獨尊和藐視一切的帝王之氣。

不過人家確實有資本,這么好的身家,響當當的正宗血脈,絕對嫡系的出身,哪一個敢叫囂?

就是現在的大地灣遺址管理機構,也連秦安都不放在眼里,有什么事,直接上報蘭州。

五營處于清水河中下游。地名來源于歷史傳說。據說同治年間,西北回民起義,波及蓮花、五營一帶,蓮花回民首領穆生花(號穆三)曾在靠近五營的蓮花鎮東筑城據守,建號“洪治”。清政府派兵邊剿邊撫,在清水河一帶駐有十八大營,其中駐馬駱川(今五營)的第五營安撫得力,瓦解了“洪治”。從此,人們稱這一代地區為五營。

或許是因為遠古文明的澆灌,抑或是原始荷爾蒙的一次次大爆炸,使得五營過早的開發了智力,這里的民慧確確實實不一般。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五營仗著自己的強悍在整個秦安吆五喝六,不注重自身的與時俱進與拼搏向前,在地區的激烈競爭中越走越遠。蓮花超了,隴城也超了,就連中山也在虎視眈眈。如果不是有雄厚的家底撐腰,他還能否狂傲?

五營所處的河谷地帶是秦安三大河谷文明的發祥地,但是他的農作物生產遠遠沒有跟上兄弟們的步伐。條件確實很好,只是缺少一顆正確對待名利的心。不然為什么會在農業、工業、文化產業等等上,他沒有抱回一個像模像樣的名次?是,名次算不了什么,但是扎實有為的向前看,總歸是一種科學的態度。

或許過渡需要一段時間,一個新生,一種破繭成蛹,五營心里明白如何去做——他正以建筑業從業人數的第一為大家做著改變。

 

按勞分配,平均萬歲——劉坪

劉坪地處四十墩灣梁西段的延緩山坡,東北高而西南低,屬于黃土丘陵地形,大部分為梯田或山臺地,黃土松軟,氣候溫和。

按道理來說,這樣的條件是其他幾個兄弟鄉鎮所沒有的,擁有這樣的溫柔鄉,應該在全縣拔得頭籌

但是事實上沒有。

磕著煙斗,噴出濃濃的煙霧,日升。

蹲在崖邊抱著大海碗,狼吞,月落。

夠用就好,夠分量就行,夠日子就生活。

劉坪的家園確實好,不然在受自然災害影響的面積上,就不會是最少的。要知道,同魏店相比,他足足要少出74680畝,還不如人家的零頭多。

但劉坪隨之就將這個數據均衡化,于是按常理推想的農作物減產面積本也該是最少的,但偏偏不是。

不止這些。

糧食總產量,劉坪排名全縣第十三位,倒數第五名。平均一下吧,農民人均純收入全縣第三。

果園面積,劉坪在全縣找不到名次。還是平均吧,水果產量四強之一。

工業、建筑業好,科教文衛也罷,農作物投入產出比都由著大家爭,我這里挺好,過的還行,大家以勞所得,同心協力,其樂融融,一片和睦。實在逼到門上讓我劉坪給點拿得出手的東西,就有點難為人了。研究研究吧,努力努力吧,成果出現吧——“北京7號”被評為北京奧運推薦果品一等獎,并獲“中華名果”稱號。

全縣十幾個兄弟,種桃的多的是,種的好的多的是,種的香的多的是,但是,獲大獎的只有劉坪,讓秦安蜜桃真正走出去的,靠得是劉坪。

劉坪只是給平均了一下差距。

這是一種怎么樣的性格?從以前書籍里翻找,也不太清晰。如果說水土對于部落的性格影響至關重要的話,就可以斷定,劉坪的氣質形成,與關中地區、天府地區、寧夏平原地區的精神文明構造,如出一轍。

因為條件好,再怎么淪落,也不至于名落孫山。也因為這里長久的家園意識熏陶,絕多人鄉土意識濃厚。

劉坪不稱王,也不獨大,自己有的別人沒有,自己沒有的,別人還是沒有。如果硬要難堪他,他也會分分鐘的時間跑到興國的臂彎,其他人,做不到。

 

大樹底下好乘涼——葉堡

鄭川被降了級后,他笑了。

古城跟著被降級,他也笑了。

西川自力更生,劉坪有待提升,整個秦安,葉堡享盡皇城根下的便宜之福。

距離城中十公里,十里鋪說的其實相當于葉堡。似乎三步兩步,就能從葉堡走到城中,又三步兩步回到自個兒家中。蔡店、楊家坪、永紅廠、天光廠與其說是興國的所轄,倒不如承認在多年的影響和聯絡中,與葉堡的關系更為密切。

和興國聯系如此緊密,葉堡裝作不知道,哄好老大哥,源源不斷的把秦安的資源往自己兜里套。興國微笑的默許。

為什么要往秦安的中心懷抱里鉆,僅僅是因為地緣優勢?

葉堡歷史悠久。境內的陽兀川(歷史上稱顯親川或敬親川)曾是數個朝代的縣治所在。東漢、三國、西晉、東晉、北魏等都以“顯親縣”馳名,故有“顯親成紀”之說。

這樣看來就有足夠的解釋了。人家曾經是皇城,雖然現在成了陪城,但故城情結綿長久遠。

大樹底下好乘涼的優勢,葉堡從來不浪費,蔡店工業園的生存壯大直接和自己的起飛掛鉤。葉蓮、靖天、秦靖、葉好公路四通八達,在其地盤上縱橫交錯,葉堡就是收保護費也夠得上時間花了。他不害怕,前邊有興國罩著,后頭是強大的郭嘉為其打點,安伏、王窯兩翼護航,這是真正的吃好飯還不用出苦力的活計。

葉堡分東西兩部,東部是老爺山西延部分的黃土梁,梁頂寬平,兩側溝壑交縱,大部分耕地在梁頂及兩側山坡。西部是河谷盆地。盆地與梁峁氣候有所差異,盆地溫暖干燥,山峁溫差變化大。由于溫差大,糖分的積淀就越濃厚,所以此地的西瓜,石窯的“白脆”小甜瓜,醇香味美,譽滿秦安及相鄰地區。

或許是因為地緣因素,葉堡的價值觀也在悄悄發生著變化,他更多的注重實利,喜歡追求有經濟效益的事。于是對于傳統的糧食作物,這么大的地盤并沒有出現成片的金黃,其夏收作物的播種面積和產量均為全縣的末名。但是果園面積、水果產量和林產品產量都是第一,其中核桃的種植更是獨領風騷。

這種實利主義帶給葉堡的改變會是深刻的,他會保持長久的動力向前開,不至于衰老。正是對于經濟方式的新討論,使得他永遠保持一種與人交好的態度但又不同于別處的狡黠。不過這沒什么不好,因為他有很多成績值得炫耀,比如說,這種討論之后的改變中,葉堡從事金融保險的人數激增并超越興國,遠遠領先于秦安。

樹底下乘涼,對葉堡來說,玩得起,也玩的歡。

 

萬古大道街泉飄,千秋名役略陽傳——隴城

只有我,敢和五營說“不!”。

如果說五營和我同出一脈的話,我還不答應,事實上我一直認為,自己降生更早。

我的肉體,媧皇親造。

相傳三皇之一的女媧氏“生在風溝,長于風臺”(均系隴城地名)。古有女媧廟、女媧洞,今已修葺一新,并每年進行盛大的祭祀。

我的名字,歷史明晰。

西漢略陽道,東漢略陽縣,隋朝開皇二年,改為河陽縣,六年又改為隴城縣,五代十國時期的前蜀、后唐、后晉、后周均為隴城縣,宋為隴城寨,金為隴城縣,元朝并入秦安縣。歷史悠久,為古代重要城邑。

我的靠山,羨煞四鄰。

關山(古名隴山)西側,因之命名。

我的河谷,馳名秦隴。

清水河古名略陽川水,從張川縣自東至西流入,南北兩側地形起伏,破碎復雜,溝壑發育,梁峁相間,中間形成一條開闊的河谷谷地,河谷主要受河流侵蝕、堆積作用而成,是古代陜甘重要通道之一。

我的聲名,如雷貫耳。

軍事上進退攻守,位置十分重要,文化相當發達,乃千古名鎮。

我的事跡,光耀千古。

東漢建武八年,光武帝遣將來歙敗隗囂于略陽;三國時期魏將張郃敗蜀將馬謖得街亭;明代曾在隴城設有巡檢司;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在固關戰役之后,揮師西進,途徑隴城,直抵蘭州。

我覺得這些就夠了。

街亭古戰場的遺風在隴城的大街小巷間經久不息,諸葛武侯、司馬仲達、趙子龍、張郃、馬謖、王平,三國里最英武最悍勇最智謀的人都來過,給予的歷史關懷自是不必說。

張灣有齊家文化遺址,1964年在上袁村出土的秦代銅權和銅燈,為國家珍貴文物。

西番寺,據說為唐朝尉遲敬德監造,又有傳說,說這是阿育王的一次遠征所致。

這里作為古代隴右政治活動中心,自漢迄今,兩千余年,為郡為縣為鎮,盛衰屢變,歷多偉人,良才輩出,炳耀青史。

這一切的一切,讓隴城披掛著鮮亮的外衣,從來不懼任何風言風語。如果說秦安在隴原大地的名氣一半自五營出,另一半隴城當之無愧!

但是隴城做得很好,他并沒有沉溺在這樣優異的環境里沾沾自喜,而是大力發掘這些文化背后所包含的附加值,以帶動整個地區的進步。他進行街道改造,建設廣場,整飭鄉風,改建水渠,修繕古跡,打造自己的地方品牌“街泉莊”香醋,自編具有鄉土特色的教材,走在了地區的前邊,成為了大家都應該學習的榜樣。

這個三好學生早早就明白:固步自封永遠不會出頭,吃老底只會被新來的人吃掉。

 

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郭嘉

從事第一產業的人數,第一。

年末耕地面積及開耕山地面積,第一。

農作物總播種面積,第一。

糧食作物面積及其產量,第一。

夏收作物面積及其產量,第一。

小麥面積及其總產量,第一。

秋收作物面積及其產量,第一。

高粱面積及其總產量,第一。

糜子面積及其總產量,第一。

葵花面積及其總產量,第一。

瓜類面積及其總產量,第一。

羊毛產量,第一。

水平梯田擁有量,第一。

農業薄膜使用量,第一。

農藥施用量,第一。

農業機械總動力,第一。

農用水泵量,第一。

動力機械量,第一。

加工機械量,第一。

運輸機械量,第一。

第二第三太多,免去勿提。

郭嘉以姓氏得名,后改“家”為“嘉”,取美善之意。該鎮處于神仙梁南麓,所以又名郭嘉咀頭。屬于黃土丘陵,溝壑梁峁,交錯分布,地形復雜。西北部為二神仙、三神仙梁南延部分,西部的耀紫山綿互西向,直至甘谷縣界。郭嘉河發源于王鋪梁,由西北流向東南;顯親河發源于通渭,從北面流入;馬家河由西向東,三條河流在寺咀附近交匯為小西河流入葉堡。郭嘉河谷,土質肥沃、氣候溫和,適于農作物生長,是本縣歷史上文化發達的三個河谷之一。

從數據可以看出,郭嘉的實力是實實在在的,不模糊,不虛幻,觸手可及,有模有樣。

該鎮歷來文風盛行,人才輩出,以轄村王家暖莊尤著。其境內的馬郟古遺址,曾載入顧炎武的《天下郡國利病書》。

農耕文化在這個地區的傾注,何其強!何其大!何其深!何其廣!

也正是因為這樣一層關系,郭嘉繼承的是中國傳統社會里最為重要的耕讀文明,塑造的人性光環和大氣程度,生生不息的耐力,都是其他地方不可比擬的。

重農崇文在中國任何一個朝代都會獲得巨大的經濟收益、社會收益,而且所打造的大廈要比任何方式的建構更為穩妥、堅固。郭嘉在讀懂了這一奇妙的理念后,迅速應用于實際,有效推進,蠶食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默默耕耘,當臨近的周邊地區苦苦為根基不穩而大傷腦筋時,郭嘉已經以無比強大的姿態站在世人眼前。

十八般武藝樣樣精,不是批發來的,也不是憑空捏造的,是經過鍛造,經過汗水,經過毅力打造的免檢品牌。當然,十八般武藝也是一種期許和鼓勵,郭嘉要做的太多,還有很多未開發的事業等待他去開辟,還有很多行業的規模需要他來拓展、延伸。

 

東北偏北,霸氣外露——蓮花

北緯三十五度零三分,東經一百零五度四十七分。

東北偏北。

三縣交壤,天不聞,地不管,與世爭奪一團刀,義薄云天八碗酒!

蓮花峰,勢如麒麟,貌似貔貅,拔云五萬里,邀月九千年!

干饃粗獷,扯面狂放,你要是柔腸弱女,哪曉得鐵膽豪男!

這里是縣城東北部清水河下游的一塊土壤,其名因駐地蓮花城得名,蓮花城名稱來源于蓮華堡。《中華地名大辭典》記載:“蓮花城在甘肅隆德縣西南,宋經略使鄭戩行邊,至鎮戍軍,趣蓮花堡,天寒與將佐置酒,即此”。在清朝時就為鎮。

怪不得!宋朝經略早年來此相飲,魯智深當年就在延安府小種經略手下為提轄,如此來看,宋朝的盛氣在這里早早開了個好頭。

清水河由東向西流入境內,形成了較為開闊的河谷一、二級階地。河谷邊緣坡上有最新滑坡地貌,清水河北面為丘陵山地,多屬紅粘土,植被極少,水土嚴重,因而溝壑縱橫,南面純屬梁峁地形,黃土層較厚,土壤肥沃。

糧食產量全縣第三,果園面積全縣第三,玉米產量全縣第一,油料產量全縣第一。其他諸種數據,皆處前列。

蓮花地處莊浪、靜寧、秦安三縣交界處的清水河河谷,古代為陜甘通衢要道,曾一度是戎馬關隘,特別在宋朝為抗金要塞。據《宋史》記載,南宋高宗三年,宋將吳璘抗金曾克蓮花城。

吳璘是南宋后期抗金的主心骨,名播四海,能在此地留下一腔愛國血,不枉了蓮花千百年來的沸騰。

蓮花城自古以來就是商賈云集的集鎮,莊浪、靜寧、張川各地客商多會于此。

地緣影響和經久澆灌的走南闖北意識,使得蓮花的外出勞動力人數遙遙領先于秦安。他們入川進陜,走疆赴藏,哪里有蓮花,哪里才有秦安。

清水河北岸與莊浪交界處的上河田家寺、郭家河大隊清水河北岸處有齊家文化兩處。

新石器時代文明的熏陶,讓蓮花從來把文化教育放在一個關鍵位置,就是從數據中都可以反映出來,蓮花從事文化教育的人數全縣第一,受影響所致,衛生體育從業人員都是第二。

工業園區的運轉,馮溝省級農業示范園區的成功,一切合在一起,讓蓮花的實力不可小覷。這是一個無論第一產業,抑或工業建筑業,還是第三產業,都呈現著欣欣向榮的活力和無與倫比潛力的城鎮。

霸氣外露,有實力才露的出來。當然,謙虛和互助也至關重要。當今天下,風起云涌,吃獨食搞獨大,終究要行不通。蓮花不是“日不落”,他需要更多的努力。香港繁榮離不開祖國的后盾,同樣蓮花這個“小特區”,在秦安的護航下,才能行的更遠。他懂得。

 

皇太子的秋歌——興國

話說這里代表秦安,究竟能代幾成?

這里集中了全縣上下最好的資源,肥沃的土地,溫和的氣候,眾多的人口,便利的交通。

這里有著最新進最完善的生產生活系統,全縣的農業、工業、建筑業、服務業都在這里開著最鮮艷的花。

這里把秦安幾乎所有的優勢囊括手中。

興國位于中部區域,葫蘆河下游的秦安盆地中心,東依鳳山,南跨南小河。絕大部分地勢比較平坦,自北流來的葫蘆河與鎮東流入的南小河交匯于南,楊家坪、泰山廟丘陵屏障于鎮東,形成了“二水環流、山丘東據”的鐘秀形勢。溫帶半濕潤氣候。

光看這些,可以理解秦安縣縣城為什么會選在興國。

但是,再來看這些:

全縣第一的近十萬人口和六萬的鄉村人口數量下,從事農業的人數不是第一,工業不是第一,建筑業不是第一,文化教育不是第一,鄉務管理不是第一,外出勞動力不是第一,耕地面積不是第一,農作物播種面積不是第一,造林面積不是第一,水果產量也不是第一。

你就會想,興國到底在干什么?

實在不清楚人家在干什么,或許就是在玩,——有政府機關罩,有事業單位護,有企業公司供,有娛樂場所歡。

城鎮戶口能保你幾輩子?老民居四合院能住幾百年?

這個皇太子的尷尬已經日益凸顯,但還要裝出一副夜郎自大的形態表示自己:我才是皇位的繼承人。

如果說以前興國沒底氣是因為地盤太小,不好發威,那么把鄭川和古城挖過來后,依然還是人不人鬼不鬼,踉踉蹌蹌,半死不活。

整個天水地區,秦城、麥積的主城無法比,甘谷不敢比,清水武山不會比,張川不愿比,只能傻乎乎的自己炫耀,高聲賣弄,這種比,簡稱“傻比”。

或許真的是應了中國古代的風水說,觀察封建社會里所有建都的皇城,其民姓之圓滑刁鉆,精于世故,又難出大才,絕難培育起“大企業意識”的現象,和興國一模一樣。譬如,古代三大商賈不是北京人,也不是西安人;著名領袖,不是南京人,也不是杭州人;國學大家,不是開封人,也不是洛陽人。

興國應該悲,還是喜?

元代建筑的興國寺“般若”大殿,明代建成孔廟“大成殿”及清代建筑群“泰山廟”,城東楊家坪、堡子坪有半山、馬廠文化類型遺址,按道理來說,文化相當燦爛,不應愚昧和落后。是,興國不愚昧,也不落后,那是自作孽的狂妄、浮夸、急躁和小市民。

興國似乎任何時候都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重要,為了面子可以和幾十年交好的鄰居面紅耳赤,為了面子可以滿嘴謊話只為求一個低賤的職位,為了面子可以六親不認毫無血緣關系可言。

在他的眼里,面子代表小利益,代表小便宜,代表小實惠。

奇怪的是,作為皇太子,本來已經應有盡有,但興國的做法讓人實在難以理解,看不起兄弟們的舉手投足,但還要留個心眼私下里爭風吃醋,斤斤計較。

不大氣,你永遠成不了皇。歌,允許你敞開了唱,但是秋歌,聽者無多,觀者冷眼。

 

未來之王——西川

對于西川來說,未來是到底有多遠的問題。

興國的人口膨脹,生產生活的擁擠,鳳山的東阻,讓未來挑起秦安中心繁榮大任的擔子毫無懸念的落在西川肩上。

過了收費站,就是神明川。這個清代著名御史安維峻的故里,離縣城不到2.5公里,在世人的印象里,西大橋那邊就象征著西川,西大橋是興國和西川之間最好的聯絡。

地理占盡便利,興國有的,西川照有;興國沒的,西川提供。人們已經有點模糊西川的概念,因為這里實在和秦安縣城沒多大區別。

南北西三面為丘陵,東部為河谷地,葫蘆河從鎮境東部邊緣由北向南流過,西小河從西向東流過鎮中,在東部邊界匯入葫蘆河,形成三角形沖積扇,這一帶地勢較為平坦,灌溉方便,土壤肥沃,是全縣有名的肥沃之地“辛家河灣”,為糧食、蔬菜主產區。水利條件好,特產水蜜桃行銷各地。

這就是未來興國之所以會選擇西川的原因,他筋疲力盡后,急需西川,也只有西川,能為他騰出更多的空間。

但是很顯然,西川有點狡猾,他漸漸單干起來,不去理會興國的吶喊。

從事工業的人數以絕對值領先,科教文衛齊頭并進,大棚蔬菜笑傲群雄,水果產量、農用動力、人均純收入皆在秦安三甲之列。特色產業鴕鳥飼養,西川工業園區,涇甘、秦王、葉蓮公路縱橫,310國道就在自家門口,加上日后的“秦安西部小商品城”和蘭寶高鐵秦安站入住,西川已經在顯現出未來之王的強大震懾力。

但是,西川就憑著這些可以入主東宮?

顯然遠遠不夠。

我們知道一個地區的發展,最主要的,得靠民力,民智。用最實際的眼光來看,西川缺少郭嘉的大農意識,缺少隴城的進取,缺少蓮花的“闖世界”氣象,缺少安伏的孜孜不倦,缺少千戶的王子氣,缺少王鋪的實實在在。所以,對西川來說,未來幾時來,到底有多遠,是一道艱巨的命題。

沾染太多的興國習氣,有利有弊。可以較早的擁有一顆分析全局和操控大盤的腦袋,但也會患上輕浮虛夸的風濕病。

西川得培養一種屬于自己的獨特氣質,這已經日益重要。要知道,缺乏特點永遠不會成為王者。這種王者氣質是兼具理想與現實的領導者風范,而不是為了操心未來的王位,活在幻想的王國里。因為這樣的王國只是國中國,一炮即毀。

但,他畢竟站在時代的面前,推脫不了自己的使命和責任。

 

后續:

每一個鄉鎮都是我們的爺娘,每一個鄉鎮都在構造不一樣的夢想。秦安的繁榮是所有鄉鎮的合力,沒有任何一個鄉鎮可以妄自取代并且獨大,誰也代表不了秦安,秦安屬于所有的秦安人。所以都有缺點,都有優點,大凡贊揚處也在批評,批評處還在贊揚,正視自己,才能活出最好的狀態
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
帖子已過去太久遠了,不再提供回復功能,請勿嘗試回復!!
尖子和八10手官网